主页 > 主营产品 >

国家的富强 饥饿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

2017-10-14 11:22
 上世纪六十年代,一场全国性的饥荒使无数同胞失去了生命。那时候,有人走着走着,突然昏倒,就再没有站起来。许多人瘦的皮包骨头,双腿浮肿,一双双饥饿的眼睛发着绿光,渴望能饱餐一顿。当时的农村更是悲惨,有的村庄竟然有一半以上的人饿死,人食人的现象据说就曾发生过。
  
  我们生活在城市,比农村要好一些。但自从父亲被打成右派后,家里的境况越来越差。母亲一人带着我们姐弟几人,苦苦地挣扎在死亡线上。后来,母亲的工作又没了,生活更加艰难。可坚强的母亲没有倒下,而是用孱弱的身躯时刻护卫着我们每一个人。母亲千方百计搞来吃的,使我们几人奇迹般地活了下来。后来母亲回忆说,当时我什么也也不想,就是想怎么能让你们活下来。
  
  为了我们,母亲什么脏话重活都干过。给人家洗衣服,一洗几大盆。冬天,白雪皑皑,河床上结了一层冰,母亲就先用棒槌敲碎冰层,再洗衣服。冰水刺骨,双手冻得通红。洗好后,就在河边拴起几根长绳子,把衣服晾在上面,等衣服干了收下来,一一叠好,再送给人。由于母亲洗的衣服又干净,又及时,价格合理,又讲诚信,所以隔壁的医药公司、农业银行许多职工的衣服都叫母亲洗,虽然人很累,但她却很高兴,因为得来的钱可以换来山芋、萝卜等食品,来喂养我们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。
  
  可是,单单靠洗衣服是不能养活全家人的,母亲只好在建筑工地打小工。盛夏,烈日炎炎,工地热的象火炉,母亲戴着草帽,脖子上挂着毛巾,来回拎着灰桶,一路小跑,汗流浃背,稍慢一点,还要遭到工头的训斥。有时还要站到高高的脚手架上,来回传递建筑材料。母亲从小恐高,走在摇晃的架子上,手发抖,腿打颤,但为了我们,也只好咬紧牙关,拼命工作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让我们活下来。后来有一次,母亲对我说,现在看到那么高的脚手架,心里还在打颤,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过来的。我说,那是母爱的力量在支撑着您。伟大而崇高的母爱啊!
  
  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里,为了能使我们活下来,母亲还利用河边的隙地,种一些能吃的农作物。诸如玉米、蚕豆、白菜、菠菜等,改善伙食,增加我们的营养。做饭的时候,总是精打细算,千方百计的搞好食物搭配。把白菜、萝卜、山芋干等切碎掺在米里煮饭,每天只吃两顿,中午吃干的,晚上吃稀的,并把面糠炒熟,吃的时候放一些在稀饭里,使我们少挨一点饿。春天的时候,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,白天的时间又长,人最容易饿。母亲就叫我去采择桃树油。就是桃树枝干上面溢出的树汁,凝固成软软的呈黄色的晶状体。拿回来放在水里泡着,第二天洗净煮熟,放上油盐,香喷喷的,是一道上好的食品呢。许多年以后,我还一直想去品尝一下,但终没有机会。
  
  在那时,我们最高兴地莫过于过年了。虽然贫穷,虽然常常挨饿,但年还是要过的。是的,即使在旧社会,杨白劳也要买上两斤白面,扯上二尺红头绳,欢欢喜喜过个年呢。何况在新社会呢。可见,过年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。我们盼望过年,是因为过年与平时大不一样。不仅能穿上新衣服,吃上好吃的,还能得到几毛钱的压岁钱呢。记得在母亲的指挥下,我们打扫庭除,糊好窗户,贴好对联,再从河边抬来沙子,撒在大门前,过年的气氛真的很浓。但有一个问题我至今尚未弄明白,就是那时一年的时间觉得特别漫长,而如今一年转眼就到了。为什么呢?是因为日子好过了吗?
  
  。。。。。。
  
  如今,随着社会的发展,。但我们不要忘记过去,不要忘记那个特殊的年代,不要忘记那首有名的唐诗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因为在当今的世界上,还有一些非洲的国家生活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里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