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主营产品 >

现代的大街将屹立在故乡 展示着故乡新的辉煌

2017-10-14 11:18
 
  在故乡,我家门前便是一条街。扁担样长的青石板,一块接着一块铺在街的中央,两边铺的全是鹅卵石,因年代久了,被磨得锃亮发光,夕阳下,熠熠生辉。街两旁的房子很古老,大都是青砖黑瓦的徽式建筑,古色古香,错落有致,散发着浓郁的古镇气息。
  
  一年四季,小街显得热闹而繁华。在约两公里长的街面上,虽然住的大部分是人家,但其间也有一些商铺,诸如茶馆、商店、铁匠铺、学校、戏院、豆腐作坊等,把小街烘托的热热闹闹。一条小河把街切成两段,河上架着座石桥,桥面清一色的巨大条形石板,光滑而平整,展示着沧桑的历史和那遥远的岁月。桥下流着清澈的河水,连鱼儿也看得清清楚楚。夏天,河水涨起来了,淹没了斜长在河边的一棵大泡桐树,经常能看到被拦住了的鱼儿,上下跳跃,大的约有十来斤呢,可也无法捕捉到,只能成为一道风景,任人观赏。
  
  在街的一边,有一所小学,学校的篮球场,砂池,水泥乒乓球桌前,经常出现我们的身影。校园内古树参天,浓荫成盖,鸟儿很多,我们拿着弹弓,打着鸟儿,一玩就是老半天。在球场的一边,有一颗高大的桑树,春天,我们爬上高高的树上摘桑果,紫色硕大的桑果,那时对我们的诱惑真是太大了,常常冒着被老师罚站的危险,也在所不辞。但吸引力最大的还是学校的球场,那时穷,篮球买不起,篮筐下几十个孩子抢着一个篮球,半天才抢到手,孩子们还是站在那里,眼睛盯着球,等待机会的到来。
  
  那时候,街上的民风很淳朴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显得很融洽。谁家有了困难,大家总是伸出热情的手给与帮助。谁家有了喜事,大伙儿也跟着高兴,分享着喜悦。那时的社会治安比较好,有时出去门也不用锁,东西也不会丢。可现在的城里人,防人像防贼似的,对门的邻居住了几年,还不知道姓什么。每每想到这些,就越发思念故乡,思念那个年代的人和事。记得有一次,我的脚不慎烫伤了,疼的直叫唤,左右隔壁的邻居全跑来了,有的用肥皂涂抹,有的用煤油擦,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,那个亲热劲,那个感人的场面,我永远也忘不了。
  
  小街上的人聪明好学,能人很多。我家隔壁是一个大户人家,全家有十几口人。大儿子重铭,不仅二胡拉得好,还画的一手好画。每逢过年过节,他的画成了抢手货,买的人很多。老二重磬,书法好,请他写字的人不少。尤其是文章写的不错,在街道上当文书。一九七六年,毛主席逝世,他写了一首诗,竟然在安徽日报上发表了。这还了得,差不多轰动了一条街,因为那时谁也没有在省报上发表过诗啊。小街的邻居谈起这件事,似乎脸上也有光彩。其实那诗也就四句,因为当时很是佩服,反复诵读,至今我还记得:“死去爹娘虽然想,难比今日哭断肠。想起毛主席恩和爱,擦干眼泪紧跟党。”诗谈不上有多好,但读来朗朗上口,具有民歌特色,而且情真意切,表达了对毛主席的无比热爱之情,倒也十分感人。街坊里的人,还有抓鳖能手“陈大手”,在池塘边转上几圈,拍拍手,下去就能捉上几只老鳖来。风筝大师“邹老头”,他做的风筝品种很多,糊的老鹰风筝像极了,放到天上真老鹰竟然和它打起来了。还有二胡高手“曹大嘴”,等等,真是数不胜数。
  
  小街上除了能人多,还出过大名人呢。最出名的就要数港台明星王祖贤。她虽然出生在香港,但祖籍在这里。王家糖坊在小街名气不小,家族兴旺,是一个几十口人的大家族。王家人对人和气,很受邻居们尊敬。前几年,王祖贤从香港回来,轰动了一条街,准确的说,轰动了整个县城。许多人跑来争看大明星的芳容,签名的场面更是火爆,把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。新闻记者前呼后拥,闪光灯闪个不停,县领导也大驾光临,说这是招商引资和宣传县里的大好机会,岂能错过!据说,那天王祖贤打扮的十分时尚,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长发披肩,带着一副墨镜,青春靓丽,神采飞扬,气质高雅,落落大方,受到了家乡人的热烈欢迎。有位亲戚还神秘兮兮地告诉我:乖乖,真是大明星啊,一个下午就换了几套衣服呢。也难怪故乡人如此的狂热,小县城的人平时哪有这样的机会呢,何况又是家乡出的大名人,能不荣耀和自豪吗!这次回来,王祖贤把她的奶奶接到了香港,说是要好好的孝顺老人家,让奶奶的晚年更幸福。可见,她不仅是个出名的大明星,还是个十分孝顺的人呢。
  
  前年的春节,我回到了故乡,执意要去看看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的小街。我和弟弟走在那条青石板鹅卵石的街面上,思绪万千,感情的潮水喷涌而出。一幕幕往事像电影的镜头一样出现在眼前——
  
  记得那时的夏天,我们早早的在门口的街面洒上井水,放上凉床,晚上就坐在上面乘凉。点着一分钱一根的锯末蚊香,拿着蒲扇,静静地听着大人们讲故事。夜深了,看着满天的星斗,凉风习习吹来,倍感凉爽,慢慢地进入了梦乡。夏夜的街头,也是孩子们的乐园。我们握着手电筒,蹑手蹑脚的在墙角边,小巷的深处,捕捉着蟋蟀。第二天,就趴在街头的青石板上,和小伙伴们斗着蟋蟀,那场面,那镜头,至今记忆犹新。冬天,我们在街头打雪仗,堆雪人,滑冰,嬉闹着,不亦乐乎。过年了,我们把门口打扫干净,洒上沙子,在门上贴上对联,过年的气氛一下子就来了。正月的晚上,艺人们划着旱船,踩着高跷,沿着小街,挨家挨户的演出,我们一路跟着,总是玩到深夜才归。
  
  不知不觉,我们走到了小街的尽头。弟弟告诉我,说小街就要拆迁了,年后就要动工。看着沧桑古老的小街,我倍感亲切,也为它即将消失而感到失落。但为了城市的发展,为了改善居民的生活条件,小街也该拆了,因为它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。不久的将来,一个崭新、宽广,亮丽、!